当前位置 :
奶茶刘若英:看到身上的伤疤,我就知道打过哪场仗
更新时间:2022-07-04 15:14:23

两岁就开始拥有自己房间的刘若英,深信独处里自由的美好滋味无可取代。习惯一个人,随时保持说走就走的状态,使得结婚、生子“这件对大部分人来说(也许)算是稀松平常的事”,却成为了奶茶“生命中可能面临的最大挑战”。

奶茶刘若英:看到身上的伤疤,我就知道打过哪场仗

说起孤独、孤单这类的词,查字典名言网小编可能会想到奶茶的一首歌:一辈子的孤单,但是已经结婚生子的奶茶对于“孤独”的思考是否会与之前不一样下面一起来欣赏下小为您搜集的奶茶访谈语录吧!

演张幼仪让我第一次 “出不来”

记者:做了母亲之后,对世界的感知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刘若英:很不一样。我觉得是对很多东西有更多的感触,更臣服于大自然。因为太多事情是那么得神奇。书里也有写,之前我想着生孩子以后会怎样,有人告诉我“生了以后就知道了”,真的是,我现在也会跟别人这么说,你生了以后就知道了。

记者:你希望和孩子是什么样的相处模式,有没有设想很多, 他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若英:没有设想,绝对要是朋友。我希望他快乐、平安就可以了。当然不可能一直快乐,但是希望快乐比不快乐多一点。

记者:看你的微博,感觉你内心里住着一个小女孩,好像时间对你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刘若英:有。敷紧肤面膜的时候有多么惆怅,你就知道时间对我有多么大的改变。内心里面是这样。我不是刻意保持的,我总是常常想要展现自己很成熟、很稳重的一面,可是保持不了多久我就撑不下去了,所以有一些状态就是一直会在那里,非常自由的神游状态。

记者:在娱乐圈你的曝光率并不高,有没有担心过自己被粉丝慢慢遗忘?

刘若英:我觉得这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情,只要想着自己不是被淘汰。被遗忘还好,被淘汰就不好了。所以忘了就忘了,我再出现的时候你们能想起来也挺好的。我比较担心,自己还有没有东西可以跟他们分享,不要一天到晚去想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当我没什么新鲜事或者无声无息的时候,其实是去品味我自己更多的生活,等到我回来那一天,我可以分享更多的故事给大家。你说老曝光,哪儿有那么多事情可以说?我一直以来也不会制造新闻,低调曝光走了这么多年,你说我现在变得很搞调,大家也觉得很怪。

我以前写过“同温层”这件事,总是会有同温层的一群人永远在那里的。同温层的人是会改变的,有时候这个人他温度高、那个人温度低一点,总是会进进出出有这些人在。也许我在生活经验上积累越来越多的时候,他们也同样在积累他们的生活,我们就总是能够在某一个时刻不期而遇地感受到同样的事情。

记者:拍一部戏之前,你是怎么挑剧本的?有没有什么标准?

刘若英:选能感动我的剧本。我也有选错的时候,以前编剧或者导演在拍一部戏的时候,普遍来讲大家的态度比较严肃、严谨。可能因为现在需求量增大了,只是某些戏严谨,都严谨戏院那么多也没有电影上,所以夹杂一些不严谨的戏。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多,里面不同口味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同诉求的对象也越来越多。 也曾经有过一个阶段就是,即便我没有那么感动,我也想是不是要尝试。可能会感动我的东西范围太小了,那为什么它们都还能卖?一定有一些口味是我不懂的,但是我还是想去尝试看看,可是通常后来的结果都是不好的,所以我也拍过我觉得惨不忍睹的烂戏。

我经由了那件事情以后,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我还是只能做我相信的事情。很好,因为我尝试过。张艾嘉以前说过,没有拍过烂戏的都不是好演员,我希望我有一天大家认为我是好演员,因为我知道什么是烂戏,我不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另外一个层次,有时候不见得你每次看剧本都能判断正确。有时候你看剧本觉得很好,拍的时候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你也会含恨,你是跟着剧本去签约的,你只能尽量演好这个角色。大家在看这个烂戏的时候,觉得刘若英这个角色还是演得不错的,我只能尽量保持这个部分。

记者:你参演过《少女小渔》、《20、30、40》、《征婚启事》、《人间四月天》、《粉红女郎》、《新结婚时代》、《似水年华》等不少电影电视剧,最难忘的银幕角色是哪个?

刘若英:你说的这些剧目,刚好都是我感触很深的。比如当时演《人间四月天》里的张幼仪,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出不来”。我演半年她过了一生,我那半年那么苦,她这一生该有多么苦。所以,我觉得在演真实人物传记的时候是特别特别辛苦的,《似水年华》里的很多内容是从我当时写的《一个人的KTV》里面去摘录出来,那个剧本是共同创作的,所以很多东西会跟我真实生活很贴近,有点恍惚。

《征婚启示》因为没有剧本,全都是即兴,所以我并不知道今天会说什么,我是等对方先跟我说什么,所以很难。我们事先登了一个征婚启示在报纸上,有应征的人来了以后,再告诉他其实我们要拍一个电影。除了钮承泽和金士杰外,很多人都不是演员,而是真打算相亲的。导演先跟他们交流,到时候你去拍的时候讲什么,我都是去了以后才知道的。

基本上是即兴发挥,很像真的相亲,但是你又同时要很冷静。你知道镜头在对着你拍,你要配合,你要引导对方,因为他们都不是专业的演员,所以很辛苦,但是也很好玩。

记者:《征婚启示》、《20、30、40》里探讨了30岁女人的情感心路,很纠结苦闷,走过这个年龄段,你有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刘若英:拍《征婚启事》的时候是单身。导演找我拍的时候,张艾嘉让我不要拍,我当时才二十几,根本没有孤独终老的担心。可是它背后是有故事的,因为她失去了她爱人,她想找一个依靠。对于这些我是有感觉的,当时很想要找一个出口。所以最后,她知道那个男的其实不是不见了而是他死了,她突然有了答案。人有时候很可怕是没有答案,你好像在一个里面一直在摸索。

《20、30、40》我觉得,有没有那个人的时候都要让自己过得很舒服,单身的时候就要享受单身,结婚了以后就享受结婚,都不要后悔。不要做那种结不结婚都会后悔的人。我反而觉得结不结婚都不要后悔,都觉得当下都是最好的。

感恩经过了身为演员歌手很好的年代

记者:新书是关于孤独,你的歌里面经常会出现“孤独”两个字,你眼里的孤独是常态吗,不论年龄或婚否?

刘若英:是。我书里有写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因为别人而产生的。我不希望别人觉得她这个人挺孤独的,我感觉到孤独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人,或者是他让我产生了孤独感,不是,即便我很爱这个人,孤独感于我还是如影随形,而且我享受这份孤独感。孤独感对于我而言就是一种独处的状态,很多东西我觉得我必须要独立去完成的。比如说你看书,有时候看某部电影,有些东西我喜欢一个人去做胜过于跟别人,我喜欢看完或者做完以后跟你分享,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

我是那种一个人也可以很舒服自在的,不一定要有人陪着,所以在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我只要是一个人在家或者是在饭店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今天晚上她一定很晚睡。因为我一个人嘛,就会开始在这边摸那边摸,一下子两三点,反而家里有人的时候大家都睡了,到点就去睡了。可是你跟很多人一起的时候,如果你很愿意观察别人,你忽然会很抽离,那个孤独感我觉得就会比较强烈。

记者:好看的电影自己看一遍,然后再拉上朋友看一遍? 刘若英:很多时候是这样的。有些感受很难跟人分享和描述,一些东西你自己看的时候跟人家看的感觉其实是不一样的。

记者:你在书里说,人不会真心羡慕自己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事物,这话很有哲学意味。你从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吗?

刘若英:我没有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而是用我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活在这个大世界里面。我一直在调整,用自己觉得最舒服的方式去生活。可能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状态,不同的生活环境,面对或者遭遇或者面临不同的事情,都需要一直调整。就好像比如说我喜欢跨脚坐,可是老跨也不行,偶尔也得盘腿,所以要不断地调整。

记者: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有起落的,但是作为艺人,每次呈现在大众面前都是一个好的状态,这样会不会觉得不自由呢?

刘若英: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比较幸运。我还是尽量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所以做的时候自己的EQ就会比较高。因为你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也能够越来越放松。就好比刚刚楼下的见面会,其实我热得快要爆炸了,可我还是很开心。我看到那么多的老朋友跟熟面孔在下面,其实是很感动的。那你说有没有起伏?会。可是我有时候会纵容我自己,比如今天心情不好,就让人家知道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不会去特别假装好像心情多好,因为我装不来。反而你跟我说,我今天其实有点不舒服、心情有点不太好,我觉得大家都能够理解。

而且艺人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算在台下特别不舒服,上去的时候总会有那个肾上腺(激素)让他在那几分钟可以保持一种好状态。

记者:《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写了自己多年的感受和情绪,接下来会写一些具体的类似回忆录的书吗?

刘若英:我不认为我的人生丰富到能写回忆录,我的生活都是那种小小的的感触组成的。就像昨天晚上,我的婆婆弄烧饼给我,我带回来,我说我现在不吃了,因为我在减肥。她今天早晨一早短信给我说,你一点都不胖,你要注意身体。我看了以后特别感动,想起我祖母,我写了一个微博。我是先写完之后觉得这个可以跟大家分享,就贴上去了。我看下面很多人说他们都有这样的体验。我觉得我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因为我是艺人,我愿意把它写下来跟大家分享,让大家透过我想到自己的生活,就这样子而已。

记者:如果要是让你重新选择一次的话,你会选择当艺人还是做其它的?

刘若英:你是说现在吗?我如果退到十几岁,环境是现在环境的话我不会做艺人。我很感恩我经过了身为一个演员、一个歌手很好的年代,作品很被尊重。

我记得以前他们说,你如果出十张专辑,你的人生不过只有一百首歌,你知道每首歌有多么重要,可是现在大家都不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有时候会用以前的态度来做现在的事情,大家就会觉得我太吹毛求疵。但是,一个朋友告诉我一句话,让我突然舒服了很多,他说就是因为你这样吹毛求疵所以你走到了现在。

那些觉得这些无所谓、别人听不出来的人已经不知去哪里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把看我电影、听我歌的人当笨蛋,我从来不糊弄他们。我一定觉得我喜欢这首歌才给你听。听的人多与少是一回事,反正已经那么多年了,就像访问一样,我说的话是我想过的。我不是有那种标准答案,也许我明天跟今天的答案不一样,是因为也许今天晚上想到了一个什么,有时候我想不对,好像不是这样,可是回答的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只是有了新的思考和收获。

记者:打算怎么安排自己人生的下半场?

刘若英:无法安排,因为我以前常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只能心存感激,诚心诚意地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这样。摔了就摔了,起来,拍拍掸掸继续走。老兵回想起来,都不知他打赢了哪场战役,而是看到身上的伤疤,然后他很骄傲地说我打过哪场仗。

人物简介:刘若英,中国台湾女歌手、演员、词曲创作者。1995年,刘若英以电影《我的美丽与哀愁》出道,参演《少女小渔》《征婚启事》《人间四月天》《粉红女郎》《似水年华》《新结婚时代》等影视剧,发行《很爱很爱你》等专辑,因知性温婉的气质,被大家称为“奶茶”。

我查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最新更新
我查吗(wochama.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我查吗 wochama.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4